内容
您现在的位置: 科右新闻 > 时事 > 作家潘向黎:作家是容易“失恋”的人

作家潘向黎:作家是容易“失恋”的人

科右新闻 2019-12-01 08:29:45 热度:1129}

身着便衣的旗袍,伴随着古老的“梅花三里香”音乐,泛李湘的古典气息自然传播开来。9月22日,作家潘李湘和明路来到上海作家书店,与读者分享他们进入文学的方式、写作的乐趣、写作的困难以及与文学相关的有趣故事。

9月22日,作家潘李湘(中)和明路来到上海作家书店。摄影刘新宇

作家能被“培养”吗?

常言道,“中国的部门不培养作家”。潘李湘说,当她刚进入大学时,她听到过类似的说法。当时,老师告诉他们,中文系不是培养作家,而是培养像教授和评论家这样的学者。

“老师告诉我们要努力学习,所以他堆了一大堆书,留下了很多阅读课。第二,不要被诱惑,也不要试图轻易地写些东西。”存疑的潘李湘去问他的父亲,一位中国文学教授,得到了类似的回答。此时,“中文系不培养作家”的传统已经成为潘李湘心目中的一个“悬案”。

尽管对这一传统感到失望,但对写作的强烈渴望并不容易被抑制。所以她决定秘密创作。后来,她逐渐发现,在中文系课堂上“为那些培养学者做准备”实际上对成为一名作家很有好处。

经过多年的文学跋涉,许多从事创作的年轻人向潘李湘提出了类似的问题。她的回答坦率而直接:作家是可以培养的,但是优秀的作家是天生的。

作为一名从童年到成年的科技男性,明路有着相似的感受。他小心翼翼地对Renren.com说了几句话。在许多陌生网民的鼓励下,他写了他的第一部作品《名字和名字刻在一起》。

但是当写第二本书时,过程不是很清楚。“所以我当时想出了一个主意:如果我们周围的大多数人愿意,他们可以轻松地写第一本书,只需记录他们自己的个人感受和第一手信息,但是写第二本书可能需要一些写作技巧。这可能是业余作家和作家的区别。”明路说。

从第一句话开始推销自己

写作对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意义。在潘李湘看来,人与写作的关系大致可以分为三种类型:第一种是“视写作为生命”。只要一个人活着,他就不能停止写作,身体之外的其他东西也不能带来真正的满足。典型的例子是路遥和陈钟石。一旦他们开始写作,他们就会进入高速燃烧状态,甚至忽略任何身体警报。第二是“以写作为生”。这些人可能喜欢写作,也可能不太喜欢写作,但是如果他们碰巧有技能并且能胜任他们的工作,他们就会靠写作谋生。第三是“把写作视为一生的爱好”。潘李湘说他是第三种人。

“它(写作)是我的‘亲戚’,比朋友要好。虽然朋友可以交谈,但他们两三年内不会见面,电话联系也可以,但亲戚两三年内不会见面。”潘李湘说。

当谈到他自己和他的作品之间的关系时,潘李湘坦率地承认作家无处可藏,不管他们是虚构的还是非虚构的。读者会通过文字形成一种感觉,使许多事情不言自明。作家和读者在互动中逐渐接近无限透明。

“不要认为小说(作品)有什么好隐瞒的,我认为它没有用,自从第一个字起,作者就出卖了自己。你为什么写这个故事?为什么要从这个角度写作?为什么你想到的第一个词是这个,而不是那个?咱们不要让这两个人在一起,这两个人为什么?”在潘李湘看来,作品中的一切都充满了作者自己的选择。所有的价值观和美学在一开始就暴露出来了。只要读者选择阅读,这种窥探几乎是不可避免的。

作家很容易“失恋”

潘李湘的创作被认为是在“60位作家”和“70位作家”之间游弋着多种媒介,尤其擅长在浮华的都市生活中为女性丰富的精神层面写作。她的小说穿心莲是一个完整和充分的展示。

潘李湘提到了“穿心莲”的文学比喻,莲子摘除心脏后仍然完好无损,但实际上是无望的。它不会再开花结果了。我用它来描述无望的爱。

我认为作家也是经常“失恋”的人。在潘李湘看来,作家这个职业有“两大缺点”。第一,它太敏感,经常因为对生活的不满而出现“突发性职业失恋”。第二,作者的思想经常被立即唤起,因此他们不能在与他人的交流中给出正常的反应。

潘李湘说,当她为陈钟石写纪念文章时,她抑制住了一半的眼泪,只是为了表明在有限的时间压力下,她引起了胃痛、呕吐、心绞痛,她的身体系统完全崩溃。“从这个角度来看,写作确实是一项非常糟糕的工作。这会给你带来很大压力。”

“情感的流动达到了一定的水平,会突然打开理性的阀门。然而,在“脱离”的同时,一篇完全自然的文章自然会流向纸张。整篇文章没有写出来,但已经存在了。”潘李湘说。

最后,在谈到他最喜欢和最有影响力的作家时,潘李湘坦率地说,前者涉及面很广,包括唐代的李商隐和王维,宋代的苏东坡和辛弃疾,清代的曹雪芹和近代的汪曾祺。然而,要提到对她的写作有最直接影响的作家,还必须算上张岱,《陶安·孟毅》和《西湖·孟逊》的作者。

张岱对潘李湘的影响不仅在于她的写作风格,还在于她的写作和人生观。“作为一个明朝的老人,他知道写作不能改变他的命运,在国家被摧毁和他的家庭死亡后,所以他借此机会回忆他过去的生活。直到那时,我才突然意识到文学的起源可以是这样的,它不包括世俗的考虑,而仅仅来自一个人绝望的处境。我认为这是作家最纯粹的开始。”

新疆11选5 浙江快乐十二开奖结果 广西十一选五投注 江苏快3投注

上一篇:幸福树买回家干叶落叶,像是一盆假花,处理一下,呼呼长新叶
下一篇:世界舞蹈节开幕 成都获得“世界体育舞蹈卓越贡献奖”